CSGO竞猜

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,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。XML地图

谁偷走了我的拆迁房?_情感文章_美好文章

系统排列 admin 评论

得知自家20多年前的一块宅基被拆迁,当葛壮地赶到拆迁办去办,却知,这块早已经办完手续了!这是怎么?本文为,为,以第一写成。 001 我叫葛壮,靠做小为生。1993年,为了给即将

  得知自家20多年前的一块宅基被拆迁,当葛壮地赶到拆迁办去办,却知,这块早已经办完手续了!这是怎么?本文为,为,以第一写成。

  001

  我叫葛壮,靠做小为生。1993年,为了给即将的,我向了大约四分地的一块宅,建起了五间房的一套。

  2017年,听说那块被划入化征收,征收也出了,争相转告,洋洋。我的那套宅基地按照政府公布的标准,应该可以拿到六十万左右的拆迁款。

  那天,我和其他,喜滋滋地赶去拆迁办签。大家都顺利地签完了,轮到我的,仔细看了看,说:“你们家的户主已经签完了。”

  我很意外,觉得:“我就是户主啊!我还没签啊!”工作人员又核一下说:“户主叫窦元冬,确实已经签过了。”

  ldquo;窦元冬?窦元冬是谁?你们怎么能随便跟别人签协议呢?”我有些了。

  ldquo;他拿了证来的,不会有错。你有什么?”工作人员很耐向我。

  我连忙上的老原件交了出来,并且告诉他,之前为了拆迁的事,还跟有一点上的,付了两万块拆迁争议款给邻居。

  工作人员看了看说:“这个只能证明你是那个的户主,不能你是这块宅基地的使。”

  接着,他把那张写着“窦元冬”的土地使用证复印件给我看,确实是我的房址,1997年发放的!

  我轰轰作响,仿佛大白天见了鬼:谁是窦元冬?明明是我盖的,怎么就成了别人的了?

  我第一个就是去找原来的。自从2008年我之前住的另一套房子拆迁之后,我们就没怎么见面了。然而村也不知道这个窦元冬是谁,更不知道他是男是女。

  不过他有句话了我:“当初你申请宅基地的时候,你不是已经有了一处宅基地了吗?你儿子又没达到不能申请,你用的谁的名来着?”

  哦,我想起来了,当时葛艳兰刚满18岁,我用的是她的名字,莫非是我女儿背着我办了土地证?可这个窦元冬并不是我啊!

  不管怎样,我得先去找女儿问一问。

  我和这辈子,一共辛苦拉扯大了。大的是女儿葛艳兰,小的是儿子葛运乾。受我们这边,女儿之后即便是嫁在,我也极少去她家串门。我打给艳兰,让她回来一趟。

  艳兰很快就回来了,胖壮的大手还提了一袋,含笑,眉尾那颗痦子在布满横纹的脸上越发地大而了。

  我委婉地问她:“认不窦元冬这?”她说不认识,然后忙不迭地往我里添茶,并问我怎么了?

  我告诉她拆迁的事,说这个窦元冬用咱们的宅基地办了土地使用证。艳兰讪讪地说:“还有这种事?”可是,她不认识窦元冬。

  我仔细盯着她的,她虽然笑着,但有些畏怯躲闪。这些年,我听说她好像过得好,我那女婿,女儿又怕他,平时在家里估计也受了不少气。

  我不忍心她,再加上老伴也女儿,觉得自家不做这种事,我只好相信。

  002

  但是是,我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捋了捋那套房子建起来之后的。

  1994年,房子建成之后,1995-2001年给一个租户;2002年,儿子葛运乾结婚,把落在这套房子上,但是并没有。

  后来,葛艳兰说结婚没房子,家里住不开,刚好房子闲置,我就让他们住了过来,一直住到了2012年他们建了子搬离。之后,房子一直闲置。

  总不可能是那个租户偷偷办的吧?

  在我还没有把窦元冬弄的时候,拆迁队就已入驻,我的房子在的拆迁中瞬间。

  我慌了,去拆迁办要,但是他们说手续,拆迁款也已经发放到位了。他们说如果有争议,可以向相关提交书面,或者找窦元冬协商。

  工作人员给了我窦元冬的,我却怎么也打。我想了个,用别人的打,好不终于打通了,马上就掐断了,然后关了机。

  这个窦元冬到底是谁?我该怎样去拿回我的房子?

  我四处打听,终于有懂的人给了我:“你可以向提起诉讼,法院会传唤窦元冬的!”

  我一拍,马上让儿子葛运乾找了,一纸诉状将这个不识庐山的窦元冬告上了。在律师的下,我们搜集了一切能够证明我是宅基地使用者、建造者的。

  庭审那天,被告,当被告走进法庭,我几乎惊叫出声:“艳兰?是你?!”

  葛艳兰满脸倨傲地看着我,身上毕现,让我结实地打了个寒战,怎会如此!

  后来,我才到,葛艳兰结婚两年,把户口迁移到夫家时,就把上的名字换成了窦元冬,证也改了。可是对外还是叫葛艳兰,所以我们毫不知情。

  她换名字时就有所。那时候,她那不着调的偶得知,的那套宅基地是用她的名字申请的,而且的竟然没有申请土地使用证;接着,他又听说了本县要升区的,各地也在地闹着说可能哪里要拆迁。

  眼瞅着这是一块唾手可得的,他就撺掇媳妇在迁户口前偷偷去县级土地部门办了土地使用证。

  为了,艳兰在她丈夫那个村找了人,找了个把身份证上的名字和号码都改了,又拿着更名材料改了土地使用证上的名字。

  为了偷走我的房子,他们简直是处心积虑、,能钻的空子都钻了!

  我气得血往上涌,冲上去要揍她,被法庭工作人员拦住。我颓然坐回上,里不住地浮现出女儿的,不禁。

  003

  艳兰是长姐,比她大了五岁,从小。我和的时候到处推着小做意,常常忙得顾不上家,都是艳兰代替了我们的她弟弟。

  小小的人,瘦瘦的,在我们常常回不去的中午,都是艳兰背着弟弟在高高的上煮,再一口一口地喂给他吃。

  我们晚上回来,看到的总是女儿脏的,和炕上呼呼大睡的小胖脸。

  艳兰从来不什么,见我们回来,知道我们,第打来乎的洗脚水,让爸妈泡脚。

  那时候,她也就是个八九岁的。我们在感念女儿懂事的,也有些,但所迫,也很。

  女儿上完,跟里人一样,就不去上了。一是因为我们太忙她帮忙;另一方面更是因为我们里觉得女儿终归是要出嫁的,多读书没。

  艳兰也从来都没有过什么,只是服从我们的,跟着我们起早贪黑地赶。她还常跟她弟弟说:“小乾乾,你要多读书,为咱们家争光。”

  她认命,也从来不自己不读书有什么,因为周围的都是这样的。到了二十岁,艳兰经人,相了几次亲,相对的,就嫁了。

  我中的女儿,还是那个乖乖巧巧的模样,低眉顺眼、认命、,带着憨憨的笑。可是,她跟眼前这个胖壮的、倨傲、满身戾气的中年没法重合。

  004

  葛艳兰请的律师是个狠,,我方处处,。

  我出示了会和原来的村支书为我开具的两份证明,证明我在1993年向本村申请宅基地一份,是用于子葛运乾的婚房建设。

  葛艳兰争锋相对,提交了由县级土地管理部门发放的完全的土地使用证,并且说明1993年葛运乾才13岁,没有申请宅基地,而且我当时已经有一处宅基地,也不符合申请宅基地的。

  我没法说当年是以葛艳兰的申请的,以前钻过的法律空子、走过的小门,在这个一下子都成了我的!

  我方接着出示了两份当年为我建造房屋的两位工头的书面证明,证明我是房屋的建造者。

  葛艳兰也拿出了一份商的证明,证明她曾于1996年从他那了木材,用于房屋建设,她才是房屋的建造者。

  我把所有的证据都呈上法庭,有1995年-2001租户的证明,有收我两万拆迁争议款的邻居出具的收条,证明我是房屋的所有者。葛艳兰认为这些和本案无关。

  我又出示葛运乾和的户口证明,证明他俩落户在争议房屋上,房屋多年来都是由他们打理的。

  ,葛艳兰也出示了他们在那套房子里居住期间,向其征收的单,证明她才是打理那套房子的人。

  我气得咬牙切齿!,我是为了他们俩的,才让他俩搬回来住。现在看来,我的竟打了儿,成了他们手里的一颗!

  我们黔驴技穷的时候,葛艳兰放出了一招锏。

  我儿子葛运乾是村支书,有一定的。当时为了吓唬窦元冬,把他诈出来,葛运乾曾经,找人伪造了一份法院的裁定书,裁定房屋为我所有,并且寄到了那个窦元冬的。

  寄出去之后没有一点,我们以为地址有假,窦元冬可能没有收到,就没再放在心上。

  这一点我们连律师也没有告诉,却被葛艳兰在这个节骨眼上翻了出来,她证明我们在起诉中!这把我方律师打了个,!

  我百骸被狠狠地摔打在了上,又被冲得,半天拾不起一丝半点。这个葛艳兰,难道不知道此事如果兜出去,就有可能毁了她弟弟的吗!

  很显然,我们处于绝对的劣势,但是给我们出面证明的人员众多,这也成为法庭的主要之一。

  最终,法庭以本案属于土地权属争议,不属于侵权,不属于法院的受理范围为由,并没有。

  005

  庭审出来,我揪住葛艳兰就要打,被儿子死死抱住。葛艳兰也被女婿和护送着了。

  我坐在地上,哭我的房子,哭我那的的女婿。为了侵吞那套不属于她的房子,置于不顾、置之于不顾!

  没办法,如果继续上诉,的证据也明显,我只能把希望在的调解上。

  当我们好不容易把葛艳兰骗来镇政府,她一看到我和她弟弟就要开溜,被镇上的劝住了。镇领导地说:“其实大家都,那套房子确实是你盖的……”

  这句话好像一下了葛艳兰身上的某个,她间地控诉起来:“我爸和我弟弟串通你们来压制我,这个房子就是我的,就是我盖的,谁也别想抢走!”

  她嘴里连珠炮似的往外冒的,如滔滔绵延不绝。整个镇政府四层楼,都要被她的掀翻了!

  看着这个肥硕的女儿,一头乱蓬蓬地支棱在那颗圆圆的上,跟随着她一张一闭喷溅着唾的大抖个不停。眉尾的痦子也跟着满脸的横肉打颤,为她助阵示威。

  我心里突然一阵闷闷地:到底什么,让曾经乖巧的她变成了这副唯利是图、我横我的小模样?

  调解不下去,葛艳兰骂骂咧咧地走了。我地坐着,“吧嗒吧嗒”地吸烟,终于忍不住冲了出去,对着她的喊:“艳兰,你这么做,难道当真永远不回娘家了吗?”

  葛艳兰明显一颤,微停,又头也不回地走了。留下我在木愣愣地发呆,半晌,才发觉满脸是泪……

  006

  正当我们之际,葛艳兰却自己跑回娘家来了!那天,她在门外徘徊,,欲进不敢进,被邻居了。邻居大着喊:“哟,艳兰啊!你这长了,也厚了啊!还敢回家啊?”

  当时儿子葛运乾正好在家,赶紧出门把她给拉了进来。老伴也迎了上去,拉她在炕上坐着,嘴里叨叨着说:“回来就好、回来就好!”

  我虎着脸坐在一旁吸烟,不看她,也不说话。

  葛艳兰坐在炕上,一双手一会儿在大腿上搓着,一会儿互相搓着,一会儿支着床单,一会儿托着下巴,似乎是凭空多出来的,放哪儿都膈应。

  突然,她嘤嘤地哭了起来,把我们都吓了一跳。

  她边哭边说:“爹啊,你已经有了一套拆迁房了,运乾也过得很好,当了村支书,还开着个大酒店,你们就不能分我一点?你们就不能放过我吗?我也是你生的啊!”

  我本来要发火,听了这最后一句,心里一下子有些酸溜溜的,不忍发火了。

  她又继续哭诉道:“现在我成了过街的老鼠,街坊邻居都拿白眼看我,人人都嫌弃我,我这活得还有什么意思啊,还不如死了得了!”

  她这话,我信。按我们这边当地的风俗,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,没有什么意外的话,她这个已经出嫁了二十几年的女儿,是不可能从我这里继承财产的。再加上这边的人,深受儒家传统文化的影响,讲究仁义礼智信,她这么暗度陈仓、巧取豪夺,不被人唾弃才怪呢!

  我哼了一声:“你敢做,难道就不敢当么?”

  她闻言哭得更厉害了:“我也不想这样啊!爹,你也知道的,你那女婿,脾气大,我不敢违了他的意啊……就是这钱,我想拿也拿不出来了啊!”

  啊,这又是怎么回事?在我们的追问下,她又说出了一段故事。

  007

  原来,去年她大姑姐的儿子处了个对象,对方要求在城里有房子,还要求是全款买的,没有房子坚决不嫁。

  她那大姑姐的儿子,从二十岁开始就不断相亲,已经有七八年的相亲史了,对象也处了不下十个了。有人嫌他家穷,有人嫌他不成事,有人嫌性格不合,每个对象都超不过半年,他的婚事已经成了家族里的老大难。

  如今,终于有了个明确提出要求的,刚好葛艳兰这六十万的拆迁款来得及时。

  我那女婿,对内懒做,作威作福,对自家姐姐还要充当情深义重的好弟弟,江湖救急,就擅作主张(葛艳兰在家里估计也做不了什么主),把那六十万尽数借给了他姐姐,成全了一段姻缘。

  说是借,猴年马月才能还啊!

  打官司这事出来以后,两个村子的人几乎都知道了这个事。这个世界很奇怪,对男人特别宽容,对女人,总有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。明明是她男人做下的事,却把所有的恶都归在了女人身上。

  艳兰从此臭名昭着,受人挤兑、遭人白眼,走在路上都有人戳她脊梁骨。她男人乐得把她推出去当挡箭牌,从来都不安慰、不体谅。直到这时,艳兰才觉得自己确实不对,心里的怨气没地儿倒,就回到娘家来倒苦水……

  我气得眉毛乱颤,这绕来绕去,偷我房子的,并不是自己的女儿、倒是别人家的女儿!而我那浑浑噩噩的傻女儿,被人操控当枪使、被人卖,还当着背锅侠替人数钱!

  我恨铁不成钢,不住地用手拍着桌子冲葛艳兰吼:“艳兰啊艳兰,你在外头这么彪悍,咋在你男人面前就这么软弱呢?”

  葛运乾在旁边听着也是血气上涌,顺手抄起一把菜刀,就要冲出去找他姐夫拼命,被他死死抱住:“你这会去也没用啊,你去闹这么一回,你姐的日子更不好过啊!”

  运乾毕竟是办大事的,想想也就冷静下来,他跟他姐斩钉截铁地说:“这个钱,一定要找你大姑姐拿回来,这个房子本来就是老爹的,你也得站出来,明辨是非,把真相说出来!还咱爹一个公道!”

  艳兰面露难色,半晌没有吭声。我接过话头说:“艳兰,你莫急,我也不难为你,我有我自己的打算。”

  我跟艳兰说,只要她愿意作证,拆迁款的一半都指名送给她一个人!因为只有这样,我那女婿才没有资格打歪心思,她在家里的腰杆也才能直溜一点。

  艳兰眼睛一红,眼泪就像趵突泉的泉水一样,一波一波往外冒,仿佛永远不会停歇。她用手背一把一把地擦,嘴里喃喃地说:“爹呀,你为什么不早说?早说我还这么费尽心思办土地证、偷偷瞒你?这么多年,我瞒得好辛苦啊……”

  她大概是感觉到对她的宽容和慈爱,信誓旦旦地保证,可以作证,但是她怕女婿打她,要我们想个两全的办法。

  我隐隐约约看到,女儿结婚后的人生,承受着来自婆家的歧视,来自女婿的排挤和打压,却没有人保护她。这么多年以来,我也一直没有想到去关心她一下,去了解她过得怎么样。她自己没有收入,没有技能,为了自我保护,她不得以给周身装上坚硬的刺……

  这是我的过失,自从她结婚后,我就缺席她的人生。老房拆迁后,我们一家的日子好过了很多,可是女儿却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……

  008

  我和儿子商量了一下,不想再起诉,那样撕破脸皮增加女儿女婿一家的矛盾,不利于他们今后的生活。我带着儿子到了女儿家,和女婿当面商量如何处理。

  听说要拿回那套房子的产权,女婿竟然抡起一根棍子要把我们赶出门去。儿子牛高马大,揪起他的衣领把他直接逼到了墙上,告诉他:“老实点,如果再打官司,你只能败诉!”

  女婿也知道,只要我们起诉,他一分钱也捞不着,最终也就横不起来了。

  在我们的逼视下,他把他姐姐姐夫叫了过来,“商量”还钱的事。同时葛运乾又叫了一帮子人过来助阵。

  女婿的姐夫一见这架势,马上答应还钱。他拿出了自己的一点积蓄,又四处筹款,还上了二十万。

  我又从自己的积蓄里拿出十万,当着所有人的面,把这三十万郑重地交到艳兰手上,写下字据摁手印,证明这钱是赠给她一个人的,不是夫妻共同财产。

  然后,我让她马上去银行用自己的名字开户存好,并叮嘱她一定要把钱掌握在自己手里,因为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,才能受自己控制。

  剩下的四十万,我让她大姑姐夫妻俩写下了借条,承诺五年内连本带利还清,否则法庭见!

  拆迁款的事总算告一段落。

  现在,艳兰经常往娘家跑,有时候拎点水果,有时候提点自己种的蔬菜。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对不起,但从她拎回的东西里,从她跟她母亲在厨房不断忙活的背影里,我看得出她内心的愧疚。

  有了这三十万存款撑腰,有了娘家人的支持,女儿摆脱了那偷偷摸摸盗取房产给自己带来的精神上的重压,精神面貌也像春雨冲刷后的树叶,簇新新地闪亮起来。我记忆深处,那个娇俏可人的小女儿,似乎又回到了眼前的这个中年女人身上。

  我在心里默默发誓,就算黄土埋到脖子根,我也要做好女儿的主心骨,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。我要用一颗老黄牛护犊子的心,永远保护她,不再让她受到伤害。

  我和老伴百年后,所有遗产也要一分两半,平均分给儿子和女儿,让女儿不再受到冷落。

  作者 | 拾青 事业单位

  编辑 | 云中漫步

TAG: 警察的好文章 陆谷孙好文章 写好文章有哪些好方法 关于钢厂安全的好文章 说话难听人很好文章 可以分享的好文章 在哪里才能看到好文章 谚语开头的好文章 政协好文章 各种好文章的结尾 好文章怎么赞美 对学生有启示的好文章 关于坚持的好文章 免疫荧光 发好文章 护理新三好文章 健身好文章 适合朗诵的好文章 过年一家团聚的好文章 好文章模板 记事好文章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